玻化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化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易到用车周航一切从用户需求出发

发布时间:2020-02-14 04:19:54 阅读: 来源:玻化微珠厂家

5月6日,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进入第二天,本届大会以“下一个50亿”为议题,诸多移动互联网从业者将齐聚北京展示最新科技成果,凤凰科技在现场给您带来最新报道。

今天下午,易到CEO周航在接受凤凰科技专访时回应了“黑车”质疑。近期有媒体报道用易到用车招来了黑车,对此周航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回应。

首先,他强调易到用车会让自己的程序更加合乎程序和规范。并且也要求租车公司提供更加合规的车辆。

与此同时,周航认为公众应该重新看待黑车这件事情,要有自己的思考和是非观。他说“不要一提到黑车都是坏的,他们都是坏人吗?他们只不过是一个职业,谋生而已。”

已退出打车领域 业务范围不再局限于用车

易到用车于4月份推出了包机服务,据周航透露,目前易到已经完成了从北京到上海以及从上海到澳门的两条航线的包机业务。

这一业务的拓展也意味着易到的行业定位将不仅仅局限在用车领域,周航表示“只要跟共享有关的业务我们都会做。”换而言之,未来易到可能会涉足交通之外的领域。

在此之前易到用车还推出了名为“打车小秘”的打车应用,但在两大打车软件的大战中,该应用的渐渐被边缘化,周航表示易到已退出了打车市场,目前公司不涉及打车业务。

欢迎Uber竞争

同样在4月份,国外用车软件Uber正式入驻北京。对于Uber的入驻,周航表示欢迎竞争。他认为,竞争对手的增多意味着商务用车这一市场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的肯定。“有竞争能够推动一个企业持续的创新,我们欢迎高质量、高水平对手的同台PK。”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现在的主题是移动互联网,咱们从这方面开始。问一个比较俗套的问题您认为移动互联网会颠覆汽车行业吗?

周航:我觉得整个移动互联网可能它最重要的是思想,我觉得它会推动所有传统行业,包括汽车行业,包括传统的工业,传统的服务业,都应该去推动这个行业去改革变化。更多的颠覆不是它来颠覆某一个行业,而是它来推动所有的行业自我颠覆和自我净化。

具体到汽车行业,汽车行业的人也开始着急起来了,虽然汽车行业的体量非常大,大概在中国有两三万亿,光整车厂就有两三万亿的产值,从规模上按理来说互联网的规模还远远比不上汽车行业。但是互联网对这个行业的冲击是非常大的,特别是思想上的,传统的汽车工业还是以产品为中心的,互联网行业是可以为中心。这边还是产品思想,互联网更多的是实时在线,快速迭代的思想。这种思想都会他们造成了很多实质性的冲击。

记者:最近易到推出了包机业务,为什么会推出这样的业务呢?

周航:其实我觉得这个其实也并不复杂。我们不关心是车、船还是飞机,我们只关心一件事情如何帮助用户更好的进行位置的移动,而且是高质量的位置移动。这是我们关心的问题,所以我们不在乎这个工具是什么。第二个在我们来看,我们的主张是一切好的东西,你要不能拥有的东西比如说私人飞机,可能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一件想拥有它的话,可能都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我们希望告诉大家,告诉大家易到理念告诉大家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可以共享,而且都应该共享。我们都推出了好几班了,第一班是上海到北京的,后来又推出上海到澳洲的。而且上海到澳门是更大的飞机737改装的飞机,改装过的公务车,价格不到一万块钱,9999

记者:为什么价格降了?

周航:我们找到了合适的合作伙伴,它的飞机更大一点,可以坐更多的人

是和航空飞机的托管方。

记者:具体有多少人已经享受过这个服务?

周航:应该有一些了,具体的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

记者:是不是说明易到除了在汽车方面也可能向其它领域拓展自己的义务?

周航:当然,只要跟共享相关的我们都会。

记者:方便透露一下其它的领域吗?

周航:不断的会有惊喜吗,我们也在思考,也在准备。很多东西不是说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我们在思考这些东西的过程中,条件不成熟,最终没有推出,或者是别的原因,推出的时候更有一些惊喜。

记者:咱们现在的服务定位不仅仅是在交通领域上,还可能有其它的现在空间。

周航:当然。

记者:关于Uber上个月正式进入了北京,这个会对咱们产生影响吗?

周航:我觉得太好了,首先我们自己易到一个人孤独的在这个行业里耕耘了三年。之前我遇到的问题都是什么呢,说易到干这个事到底靠普不靠普,因为就我们一家干,现在有这么多人开始进来了。说易到这个事靠普不靠普的问题好像比较少了,因为多人干说明更多人看好了。有竞争是好事情,有竞争能够推动一个企业持续的创新,更有行动力,内部也更有凝聚力,这个都是非常好的,我们也欢迎和高质量的,高水平的竞争对手同台PK,这是太好的事情,我非常欢迎。

记者:有没有具体的措施来应对他们的进入?

周航:我们和他们的区别还是很大的,我们的核心理念和他们不同。随时随地专车专送八个字,可能他们也是这么强调的,但是我们对“专”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我们更强调专属性,为用户提供更个性、社交化的服务理念。而Uber他们的专可能是专业的专,我每次给你派的车都是高质量的好车。我觉得这是我们的理念就不一样,我不敢说谁是谁非,或者谁更对。但是我们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我们一系列的产品上的变化,都是得沿着各自的核心理念去改变的。你用过易到吗?

记者:用过。

周航:你收藏过司机吗

记者:没有。

周航:有很多人在收藏,建立自己真正熟悉的了解的喜欢的自己的专属车队。

记者:这个是别的租车的没有的?

周航:当然没有了。而且我们把最终的车辆选择权交给了用户,Uber不是这样的,你要一台我尽快给你派一台我认为好的车。

记者:租车不管怎么样总是有一个黑车的风险,最近有很多文章都提到了这一点的质疑。咱们这方面是怎么把控这一点的呢?

周航:我觉得这件事情,我想说这么几点:

第一,作为易到作为一个信息服务的平台,我们当然要确保自己的合规性,我们帮助用户,通过易到这个平台帮助用户和租车公司,包括用户跟劳务公司,建立了这样一个多方服务的关系。我们首先要确保自己是在一个合规的框架下进行经营活动。

但是我更愿意多说两句,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是非观和判断力。我建议你多采访一下中国的两万多家汽车租赁公司中的人,你问问他们的苦衷,一限购以后他们想买车买得了吗,买不了,一限行他们的车辆运行效果又低了。整个汽车租赁公司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想好好干买不了车的人,另外一派手里也牌照什么也不干的人。这些人待价而沽,把自己的公司想卖掉,核心价值是什么呢,就是这个车牌。你觉得这样的现象公平吗,对吗。所以这些租车公司接受了很多的私车挂号也是不得以的事情,谁不想好好干,谁不想光明正大的干,可是现在很多的政策或者是制度没有给它创造这样的环境。

我再想谈一个问题,你用过黑车吗,我用过。为什么会用呢?关键这是有需求啊,一个老百姓正常的出行需求没有合适的产品和服务来满足他们,中国超过几百万台所谓的黑车。那这些黑车我们让它变成黑,要打击它,他们又跟过街老鼠一样不能见光,几百万人背后是上千万人的家庭。我们为什么不应该让他们这些车,这些人都到阳光下来生存呢,正正经经的,该交税就交税,该有资质的有资质,我们想过这个问题吗。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应该有基本的是非观。不要一提黑车就是一个坏的事情,北京没有黑车了,北京就乱套了,就好像没有真受垃圾一样,没有人收破烂一样。住在很多城乡接合部的人连出行都寸步难行。

记者:最近打车软件之间的金钱的投入基本上已经降下来了,我知道咱们也有一款,这款服务最近是怎样的状况?

周航:我们也当然停了,因为他们最后已经血拼成这样了,肯定我们在这个市场中退出了。

记者:不做这方面的。

周航:对。

记者:基本上就这样,谢谢您。

周航:谢谢。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深圳代理记账财务

筹划税务收入

广州注册公司多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