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化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化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黑暗童话系列之无忧与忘忧-(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3:48 阅读: 来源:玻化微珠厂家

无忧和忘忧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唯一能区别她们的就是性格。

她们同在一个班级,却有天差地别得成绩,无忧喜欢画画,烤小蛋糕,和唱歌,她总能让身边不开心的人被快乐的气氛围绕,却有个小缺点,就是上课喜欢睡觉,所以每次考试都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的垫底的那位。

忘忧不然,她不仅成绩好,人也很厉害,几乎是无所不晓,身边总有一种公主般的气质萦绕。身为姐姐的她自然是重任较多,除了学校的自理回到家还要照顾年迈的奶奶,而妹妹只是喜欢干自己的事,做蛋糕,画画,还有唱歌。

两姐妹在外人的眼里是最令人瞠目结舌的,往往姐姐在用功时妹妹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再见到她的时候总是一身脏乱,有人甚至怀疑无忧去挖煤了……

“姐,我先走了,等会儿家里见!”妹妹一脸可爱的笑容对着姐姐忘忧打招呼。

“嗯,早点回家。”忘忧的神情像极了已经过世很久的母亲,母亲的文雅和骨子里不经意透露的高贵气质都遗传给了姐姐。

太阳下山了,天空披上了一件深蓝深蓝的闪光外衣,星星化作了钻石装饰在上面。在这山林中的房子里,一个匆忙的身影来来回回厨房与大厅之间。

“怎么今天又弄得一身脏啊?快去洗澡准备睡觉吧。”忘忧边收拾桌子上的碗筷边和无忧说道。

妹妹那笑起来如月牙般美的眼对着忘忧,道:“是是是,我的姐姐大人!”无忧像永远也长不大的小孩,似乎和她的名字一样,从来没有烦恼和忧愁。

高中开学新学期,姐妹俩为了节省家计,商量好了让成绩优异的姐姐继续读书,而妹妹则去找一份工作维持家用。

姐姐忘忧在学校里努力着,同时无忧在学校附近的蛋糕店打工,一是因为她的爱好,二是为了供姐姐读书和养家里年迈的奶奶。很快,无忧在蛋糕店里换了一种身份,当上了她梦寐以求的蛋糕师,跟着师父沈斌学习。沈斌对于这位小徒弟很是照顾,手把手地细心教导,而无忧对于糕点有着强烈学习的冲动促使她进步异常的快。

下班了,妹妹背着单肩包等在姐姐所在的学校门口边,这时她师父沈斌下班了,路过见到无忧下班了都不回家便好奇的问了一句:“无忧,怎么下班了还没回家?在等谁呀?”他是二十出头的一个年轻又有点儿帅气的高个子,每次说话无忧都要抬着头看他:“呃,我在等我姐姐呢!我姐姐在里面读书,她可厉害了呢!”

正说着话,忘忧怀里抱着几本书就走了过来,见到妹妹和一个男的在聊天,脸上的神情有些惊奇和疑问:“无忧,这位是……?”

此时校园周边的不远处,一双红色的眼睛正盯着无忧和沈斌。

“姐,他是我学蛋糕的师父,叫沈斌。”无忧微笑着给姐姐介绍,“这是我姐姐忘忧!”无忧对着师父沈斌介绍自己的姐姐。就这样他们互相认识了,往后的日子里,无忧经常会在下班后等在学校门口,沈斌就知道那是他的小徒弟在等她姐姐一起回家。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无忧在蛋糕店渐渐学有所成,沈斌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才使得蛋糕店生意日渐兴旺,从而让无忧的工资又长高了,可以买更多的好东西孝顺奶奶,还可以让姐姐的生活品质更好。

慢慢地,忘忧也习惯了妹妹在门外的等候,但是一看到沈斌跟妹妹聊得很欢很投入,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就会有种莫名的冲动,想跑上前去把妹妹拉走,可是她忍住了。

这天无忧因为蛋糕店的生意很忙没有来得及去学校门口等她姐姐忘忧,加上空中此时飘下来点点细雨,阴云布满了整片天空,开始由小雨转为大雨,可是无忧的工作还在继续中。这时候她师父经过身边,正好忙完了他当天的工作。

“师父,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啊?”无忧似乎脑子里想到了什么,灵机一动还拿着抹奶油的抹刀对着她师父问道。

“嗯?什么事?”沈斌对于自己这个小徒弟的拜托真不是第一次了,也习惯了无忧对自己的依赖,这样得感觉让他觉得无忧已经离不开自己的感觉,让他心里发生点点的改变。

“就是,能不能替我把伞送给我姐姐一下?我现在走不开,而且又下着大雨,姐姐没带伞,我怕她淋雨生病,所以能不能麻烦师父一下下呢?”无忧说话时总是会无意带着一种小孩子的口吻,完全的符合她的长相与气质,而且心地善良,总是处处为别人着想。

“好,反正我这个师父啊,就是给徒弟打杂的……”沈斌以开玩笑的语气答应了。

学校门口,忘忧背着单肩包正独自一人现在校门口的遮挡建筑下面抬头望着天空,还不时的在街上的人群中寻找妹妹的身影,不过找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妹妹往常来等候自己的影子,她感到有些许失落。

“不好意思来晚了,无忧今天抽不开身,她让我给你送伞来。”沈斌说着话把无忧的伞递给忘忧。

忘忧接过雨伞,道:“谢谢你。”

雨下得越来越大,一位撑着鲜红色雨伞的人与沈斌擦肩而过,他没有多在意,送完伞转身就往回走,而忘忧则是站在原地,定定地望着前面走在雨中撑伞的沈斌,心里忽然有些酸。她撑开伞在雨中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蛋糕店里的妹妹无忧还在忙着蛋糕的制作,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因为现在不止是她的爱好,还是她的职业,这种专心致志的神情被她师父沈斌全部看在眼里,她就像花丛中飞舞、给一朵朵美丽的花儿采粉的蝴蝶,裱花的姿势优雅无比,令看的人深深陶醉其中。

下班了,天空依然下着倾盆大雨,没有停的意思。无忧挂着包包站在快要蛋糕店门口望着天,那模样简直和她姐姐是一致的,因为她们是亲姐妹。

沈斌也准备下班了,他拿着伞打开,对无忧说道:“要不我送你?”

原本因为没有雨伞的无忧,脸上覆盖的阴沉因为师父沈斌的一句话,而拨开云雾见青天地展露了甜甜地笑:“好呀!谢谢师父!”

两个人共同行走在同一把伞下,雨水铺洒的地面,冷风不经意地带着雨水,打在无忧的手臂上,沈斌下意识地把伞的大部分挪到了无忧那边,自己的身后被雨水淋湿一大片。在雨中的时间似乎很漫长,仿佛走过了一年又一年。无忧平时的那种活泼可爱的气氛忽然被着空气给凝固了,脸上泛着淡淡的红,眼睛直愣愣地看向地面,一句话也不说。沈斌倒是很淡定地看着路的前方,脸上虽然冷冷的面无表情,把内心的涛涛奔涌给很好的掩盖了。

大雨无情却造就了人情,无忧和沈斌的雨中脚印后,隐约浮现一个个黑色的鸡蛋大的圆点印记。

到了无忧的家门,正在厨房里面忙着做饭的姐姐忘忧看着沈斌把妹妹给送了回来,怔住了原本忙着的双手,眼神定定地看去门边的妹妹脸上的笑。无忧进门来了,可还看到沈斌站在原地目光一直没从妹妹身上离开,等到她进门来了,沈斌才转身撑伞离开,忘忧却看到他身后被雨水打湿了一大片。

从那一刻,忘忧知道,沈斌对自己的妹妹是真心的。

时光就这么巧妙地流走,而很多事都随波逐流发生了不少改变,忘忧的成绩因为在学校里名列前茅,和参加许多比赛,得的很多奖学金都能够供自己的生活费,这样也能减少妹妹的负担。转眼从高一的新生成了高三的学姐兼校花。这时的忘忧很受众男生的追捧,可她并没有把心思移开过学习上,目光更没有从沈斌的身上移开过。

又到了放学的时间,妹妹无忧被派去外省参加蛋糕比赛,正好又是下雨天,忘忧没有带伞。沈斌的电话响了,是无忧打来的,她让沈斌帮忙送伞给姐姐忘忧。即使是在外地的妹妹也不忘姐姐的处境,大老远打长途电话给她师父。

沈斌从医院出来,手中拿着一张单子,和无忧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副玩乐的模样,可瞬间被单子上的内容给挂上了忧愁的一面。

此刻医院旁的一个角落,一双红色的圆光瞄向沈斌背后。

他答应了无忧,拿着伞跑去忘忧所在的学校给她送伞。

“谢谢你,真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了。”忘忧接过伞,这一次她没有过多地留意沈斌,而沈斌站在了原地等着她打开伞。

“嗯?你怎么还在这里?不用去工作吗?”忘忧心中有点小小的惊喜,是不是妹妹去了外省沈斌终于把目光转到自己身上了。然而沈斌的一句话,让原本平静的忘忧内心再也平静不了。

“我们在一起吧。”沈斌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迷茫地看着远处的路面,脸上冷冷的没有任何表情。

忘忧楞在了原地,自己不敢相信,难道说沈斌早就心仪自己了,只是呆在自己妹妹身边观察自己?现在终于有机会表白?!她心中现在如一杯冬天里的热可可暖暖地灌下,流进心里。

“嗯。”忘忧含蓄地点了点头答应。

沈斌对呀忘忧惬意一笑:“走吧……”

很快,无忧参加完比赛回来了,可看到了令她心碎的一面,师父沈斌和姐姐忘忧甜蜜的手牵着手走在一起。她心里也反复地告诉自己,和沈斌是不可能的,他是自己的糕点师父,技术永远在她之上,像他这么厉害的人只有姐姐和他在一起才是最适合的,而且他很快就要接手那家全国知名品牌的蛋糕店了,这意味着他们的在一起是有先前基础的,不可能是假的,姐姐的完美,沈斌的好是一起进入婚姻殿堂最完美的一幕。

所以她总在夜里独自窝在床上默默流着泪,心里独自承受那份自己的妄想带来的痛苦。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无忧和忘忧的生日,她们二十一岁正值花开的年纪。巧的是今天是周末,一大早的无忧起来做了早餐,和姐姐还有奶奶吃完早餐后带她们去了一个地方。

无忧捂着姐姐的眼睛,忽然对姐姐说了一句:“姐姐,祝我们生日快乐!”接着立即放开手,忘忧看到,眼前一片金黄色花儿盛开的美妙场景。

无忧笑着站在姐姐面前俏皮地说道:“其实这份礼物我在三年前就已经准备了,把它们从培养到种植,到现在盛开这么多美丽的花儿,喜不喜欢?”

原来以前总是看到妹妹脏兮兮一副、不务正业不学习的模样是在为自己准备这一份大礼物,忘忧感动的流下了愧疚的泪水,妹妹对自己的好,给自己供生活费,等自己下课还忙中不忘让沈斌送伞的情景都一一地浮现出眼前,然而自己却跟妹妹喜欢的沈斌在一起了。

“嗯,很喜欢……”忘忧抱着无忧,在这片花海中静静的站着。

无忧给忘忧介绍这花海里的话,一簇簇紧拥在一起的小朵金色花儿叫无忧花,如火焰一般的盛开,象征了太阳与活力,感染身边的冷却暖化周边人的不开心,充满快乐无忧的心情,和自己的名字一样。而无忧树的周边围满的是一支支大朵金黄色的花儿,叫忘忧花,它美丽优雅的姿态与姐姐忘忧很相像,典雅高贵的气质令整片花海充满了一种曼妙的氛围。

然而在花海旁的丛林中,一抹阴森的孤独正缓缓翘起……

忘忧深深地被无忧的举动给触动了,心里很是欣慰。同时又很感激妹妹这几年来的关心。

就在忘忧陷入花海的欣赏的时候,无忧冲着花海的另一端悬崖,纵身跳了下去……

等忘忧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奶奶扶在悬崖面儿上喊着无忧的名字,可是已经晚了,悬崖下的高度不知道有多深,一眼忘不到底。

“无忧,无忧,无忧你怎么会想不开呢……”她自言自语地呢喃,不敢相信是真的,忘忧被重重敲了一击,刚才的欣喜完全被惊慌失措所淹没,本来活蹦乱跳可爱的一个妹妹瞬间消失在世界上,这对于忘忧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这些天忘忧没有去上学,而是一直呆在家中窝在房间里哭着。

沈斌见无忧好几天都没来上班了心里有点担心,便来到无忧和忘忧的家中询问。开门的是她们姐妹俩的那年老的奶奶,奶奶告诉沈斌无忧在前些天的生日当天跳崖了。至于是什么原因她也不知道,脸上的憔悴更加布满原本皱纹恒生的脸。沈斌要求想去无忧的房间悼念悼念,奶奶就带了他去。

无忧的房间很整洁干净,房间里的空气充斥甜甜的香味,就好像她在房间里一样,桌面上放置着一本浅紫色的本子,沈斌很好奇地打开那本本子,里面全是记录无忧的心情和她的想法,从本子里的内容就可以知道,其实无忧一直喜欢着沈斌,只是没敢说,但又看到他跟忘忧在一起所以选择退出,可是自己再也回不到无忧无虑的她了,只要见到姐姐忘忧和沈斌在一起她就会很心痛,甚至不能呼吸?是所以她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沈斌带着这本本子跑出了门口,跑了很久很久,他无意间跑到了无忧准备给姐姐的那片花海,他认得那些都是什么花,中间那棵盛开一团团金黄色的花树,叫做无忧花。他慢慢地朝着那棵树走去,脸上已挂满了泪痕,手缓缓地从衣衫口袋里拿出一张单子,带着无比沉痛的声音说道:“无忧,对不起,我不该骗你,我其实知道你喜欢我,而我也从未喜欢过忘忧,可是我得了癌症,我怕如果你放不下我会做出傻事,所以假装追求忘忧让你对我失去感情,结果我还是错了。你等我,无忧,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说着他扔下了那张医院证明单,手中还紧攥无忧的那本本子不放,朝着花海尽头的悬崖走去,纵身一跃……

几年后的一天,又是忘忧和妹妹的生日。一对情侣旅游无意间游荡到无忧花与忘忧花海中,呆了很久,直至月亮升起。“亲爱的你看,那棵无忧树下还有一对儿呢!”女生对着男生说道。

“是啊,他们靠在一起好甜蜜啊……”男生也羡慕着,但是不到眨眼的时间,无忧树下的那对情侣的影子瞬间消失殆尽了……

在无忧遇到沈斌之前,他有一个很好的异性朋友,她叫小雪,可是因为沈斌当时很投入糕点的学习,虽然知道小雪喜欢他,但当时的他还是一个落落无名的普通人,而小雪是某集团的千金,他自认为配不上她所以勤奋学习,以致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可是因为小雪被父亲指名与外企少爷联婚被迫结婚那天逃跑,可是命运如此捉弄人,在小雪逃跑的过程中除了车祸当场死亡,那双穿着水晶鞋的脚被车轮碾压断了……

可她死后的鬼魂总是舍不得离开沈斌的身边,她看得出沈斌是真心喜欢无忧,所以无论如何都希望他们能在一起,从中操控其中的变化……她希望能参加沈斌和无忧的婚礼。

忘忧只是站在房子顶上,静静地看向天空那缕烟缓缓地飘渺。

而另一个世界,小雪被邀请为伴娘,参加沈斌和无忧的冥婚。她,如愿以偿了。

---- 作者寄语:感谢一直喜欢黑暗童话系列的亲们,这篇虐恋灵异文献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的多多打赏哟~

泰州电力管大弯头重视生产方法

辽宁优质PE打孔管厂家哪些用途

10吸尘车厂家湖北厂家

乙烯基酯树脂、包运输乙烯基酯树脂;包送货上门

小松新旧挖机进口清关法国压块机进口清关运作方式

悬浮剂吹干粉二氧化硅作用

管桩取泥机便携式清理桩孔

2面LED彩屏楼盘广告车生产低价

霍山铁皮石斛米斛苗批发霍山米斛苗多少钱一株点击进来获取价格

哪里回收颜料钛白粉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