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化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化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小基金公司生存困局虚增的万亿规模互联网不是救世主

发布时间:2019-09-30 03:41:42 阅读: 来源:玻化微珠厂家

中小基金公司生存困局:虚增的万亿规模 互联网不是救世主

“我们有巨大的市场经济基础,希望各机构掌门人坚定信心。”6月16日,证监会高层针对目前基金业的发展格局向各机构高管喊话。上述证监会高层的逻辑为,从中国经济发展角度,国内资产管理远未达到天花板,仍面临难得一次的机遇。

数据似乎也支持这样的乐观,截至2014年5月,基金公司公募业务管理规模达到3.92万亿,创出新高。

但事实是否是想象中那么美好?一个细节是,北京某中等规模基金公司管理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抱怨,“相比六七年前,工薪待遇从来没有涨过,奖金还少了不少”。这显然不是一个欣欣向荣的行业从业人员会遭遇的问题,基金行业怎么了?

小者恒小:虚长的万亿规模

“全效规模”是衡量基金行业业务增长的一个更有效指标,其算法即剔除联接基金,并将各类型基金按照1.5%管理费折算。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选择2014年5月末最新数据,与2012年末数据作为对比。简单的统计数据发现,尽管最新的3.92万亿规模,为内地公募业最高的数据;不过全效管理规模只有2.28万亿;2012年末,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尽管只有2.86万亿,不过全效规模为2.19万亿。

在此期间,公募基金公司数量由77家迅速增至91家,基金行业的整体收入并未增长。

这一数据的演变,实际上成为中小型基金公司成长的主要背景。

从基金一季报统计数据来看,目前公募管理规模不足10亿元的基金公司有15家之多。既包括2013年以后成立的江信基金、圆信永丰基金、中信建投基金,也包括2010年-2011年期间成立的纽银西部基金、方正富邦基金、财通基金和浙商基金等。

同时,公募管理规模不足100亿元的,则多达35家基金公司,占到基金公司总量的四成左右。其中金鹰基金、华富基金和天治基金等,均成立于21世纪最初的几年,为最早几个批次成立的基金公司,其中还有一大部分为2005年左右成立的基金公司。

这些公司面临的困境相比前些年更甚,比如财通基金、方正富邦和国金通用等,在成立初期均曾在首只基金上做足功夫,管理规模也曾达到数十亿元;不过随着投资人迅速赎回,最终“长大”的梦想沦为镜花水月。

从这些基金公司的股东方财报来看,纽银梅隆西部基金成立近3年连续亏损近亿元;道富基金2013年亏损6394.51万元;2013年一季度,江信基金亏损869万元。

日前,纽银西部外方股东纽银梅隆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将股权出让给上海利得财富,后者为一家第三方机构;道富基金外方股东道富环球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也传出拟撤资的消息;江信基金的股东中炬高科更早些时候已经出逃。

6月18日,上述北京中等规模基金公司管理层人士接受采访时,用“三个没有”,判断这些基金公司不具备发展起来的基础,一是没有渠道优势;二是没有牌照垄断;三是没有牛市。

“目前市场上已经发展壮大的基金公司,比如华夏、嘉实、工银瑞信和易方达等,或者是因为背后有银行靠山撑腰;或者在牛市中迅速做大了规模,且之前基金牌照稀缺发展机遇显然要好的多”,上述人士指出。

互联网不是救世主

天弘基金的成功,曾让一众中小基金公司似乎看到发展的曙光。

最近两年时间,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增长万亿背后,是货币基金增长达到1.5万亿左右,天弘基金负责投资管理的“余额宝”的规模则独占万亿新增规模的一半。尽管货币基金管理费只有0.33%左右,不过规模效应已经令天弘基金跻身大型公司之列。

日前,北京某小型基金公司市场总监向记者还原了该公司一个胎死腹中的计划。今年上半年,阿里巴巴曾有意与该公司合作推出一款新的产品,该公司高管对此也甚为重视,但是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这一计划并未最终实施。

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另一家中小基金公司新华基金,与阿里巴巴合作发行一款“阿里保本一号”的产品,这款产品在延长募集期的情况下,发行数据仍然不尽人意。

“可以赔本赚吆喝,但是不能赔本连吆喝也没赚到”,上述市场总监指出。与电商平台合作推出的基金产品,由于支付给电商的费用并不比银行渠道低,如果无法募集足够的规模,合作的意义并不甚大。

互联网基金能够带动的规模和行业效应目前均仍待观望,不过多数公司可能仍然希望能够在这一领域能够有所作为。

没有了牛市的支撑,基金行业也没能给予大多数投资者预期中正向回报,这是基金行业生存的核心问题:即使纳入货币基金和债券型基金等低风险产品,以所有基金作为统计口径,今年以来截至6月19日,赚钱的和赔钱的仍然只有对半分。

以股票型基金作为统计样本,则赔钱的基金占比达到8成。一些中小基金公司产品,比如天治核心成长、上投摩根成长先锋、金元惠理价值增长、万家精选股票和农银大盘蓝筹等,亏损幅度超过15%,远远战胜不了大盘走势。

所谓专业平台、专业人士的委托理财市场,从结果看难以让人信服。

“现在基金公司考虑的仍然是渠道主导型,目的就是多卖份额,整个行业根本没有建立一个真正服务于投资人的运作模式。”同一天,一家去年获得冠军的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坦言。他同时指出,银行的话语权仍然很强,小基金公司的发行档期很不好找,尤其是请大银行承销,很不好找。这也意味着,中小基金公司想重复目前大型基金公司的路子,并不容易。

出路:配置类工具供应商?

一边是吃不饱,一边是拥挤的新进入者。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私募基金管理人公示,目前已经有超过2500家私募类机构进行登记备案,完成基金业协会备案,这也是进入公募业务领域的一个基础。

公募业务是否仍然具备足够的吸引力?按照本报记者掌握的信息,有意介入公募业务的主要是知名的阳光私募;不少私募类机构通过备案,在宣传材料中称“经过证监会审查”等字样,增加“官方认证”的内容;也有机构有意成立基金公司,借道获得子公司牌照。

无论目的如何,都改变不了公募牌照价值大不如前的事实,从基金从业者的反馈信息或可窥见一二。

从去年年末开始,上述受访的基金公司管理层人士一直在忙于找下家,准备跳槽。其跳槽锁定的目标已经非公募行业,而是选择了央企、信托或者PE等机构。最近两年,这种“跳槽”方向已成主流。

按照其说法,从业六七年以来,其工资水平不涨反降,无论对于行业,还是目前供职公司均信心不足。在本报记者采访中,还有一个花絮:市场普遍认为100亿管理规模为基金公司盈亏平衡线,但一家管理规模约60亿元左右的小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透露,该公司尚能盈利。其中从业人员工资低廉,成为该公司盈利的主要原因。

随着行业长期处于不景气的状态,基金从业者或在薪酬标准上最先受到冲击。

从业务类别来看,偏股型产品和QDII,管理费为1.5%或者1.8%,为公募基金中毛利水平最高的产品。QDII从2007年首次出海,已经套牢了绝大部分持有人,对市场信心的打击积重难返;偏股型基金则在2007年的大牛市,以及2009年的单边上涨行情中迅速扩容,其后果也是多数基民至今尚未解套。

目前基金公司经营产品中,稍显景气的主要是债券型基金、货币型基金等低风险产品,尤其是后者在公募基金中占比已由末位摇身变成主营业务。但同时,货币型基金却是公募业务中毛利水平最低的产品类型。

公募基金已经逐渐失去了主动理财的价值,而越来越像是配置类工具供应商。

“比如货币基金,对于投资经理的投资能力要求较低,主要依靠资金的集合效应。”6月19日,北京某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受访时坦言。曾经被追捧的高智行业,未来主要的业务将更类似流程性工作,其工作的价值自然将受到考验。

如皋苗木种植户积极预防白粉病高雄毛蕨

第二次王媛可老公客串变路人因演母子结缘刘婕

无花果密植高产栽培品种介绍密花梭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