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化微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化微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柳传志以后聚会只讲商业不谈政治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22:20:42 阅读: 来源:玻化微珠厂家

柳传志:以后聚会只讲商业 不谈政治

原标题: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正和岛”上“退岛”风波

“企业家教父”柳传志原本在小范围说的一席话,经转述与放大,在正和岛这个企业家社区中引发了一场关于企业家是否应“在商言商”的争议,随后流传至“岛外”成为热议的话题。

在中国企业家群体中,这种思想冲突由来已久。历史悠久的内心权衡,此番经由退岛风波而浮上水面。

“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

2013年6月,柳传志在小范围座谈时说的一席话,随后在一个名为“正和岛”的企业家社交网站上,引发了一场风波——岛民王瑛提出抗议,并宣布“退岛”。

上线一年的正和岛,被外界称为“企业家Facebook”,由原《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创办。

和新浪微博、Facebook这类可自由注册的社交网站不同的是,正和岛的用户需要邀请和付费才能加入。目前这个平台已积累用户逾两千人,其中有柳传志、马云这样的“大佬”,但更多是活跃在各地区、各行业的中小型企业主及公司高管。

“柳老的大智慧”

2013年6月16日早上,正和岛公司总裁兼总编辑黄丽陆在社区贴出了一篇短文。

在这篇文章里,黄介绍,几天前,柳传志召集正和岛等十来家公司座谈讨论“抱团跨境投资”时,给与会诸人表达了两个核心观点:“一是强调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从国内看如此,从欧美看也一样;二是企业家的态度,最重要的是聚焦、专注。”

黄丽陆在文中称,“柳总说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在当前的政经环境下做好商业是我们的本分。”

一手创立了联想集团的柳传志,毫无疑问是中国最负盛名的企业家,多年来被诸多后辈创业者视为偶像,他的创业故事被视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脚注,他的语录广为流传,从“企业家教父”这个外界赋予的头衔,足见其在中国企业界的领袖地位。

柳传志到底是基于何种认知,在此刻给出了上述判断,外界不得而知。南方周末记者试图采访,但其下属工作人员除了确认确有此事之外,并未进一步给予解释。

不过,比照柳传志过往的一些公开发言,可以发现其并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观点。

比如,2012年他在接受《财经》专访时就表示过:中国企业家是很软弱的阶层,不太可能成为改革的中坚力量……面对政府部门的不当行为,企业家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与政府抗衡,只能尽量少受损失。我们只想把企业做好,能够做多少事做多少事,没有“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

2013年5月接受央视专访时,柳传志又进一步阐述,“我只能服从环境,我从来没有想过说坚决要给环境动个手术什么的,我没有这雄心壮志。大的环境改造不了,你就努力去改造小环境,小环境还改造不了,你就好好去适应环境,等待改造的机会。我是一个改革派,之所以到今天还算成功的话,因为我不在改革中做牺牲品,改革不了赶快脱险。”

而基于对柳传志信息渠道和过往阅历的信奉,直接间接得到这番耳提面命的人们,便开始揣摩其话中的深意。

在一则回帖中,黄丽陆专门为自己的发帖解释,“感觉柳总的讲话中有很多重要信息,考虑之后觉得还是有必要在岛上通报一下。”黄也分享了自己的感悟——“相信既是他的敏锐也是他的深思熟虑,很值得岛亲们深思……”

在黄丽陆这篇短文发出后,柳传志这番“提点”,很快得到正和岛上活跃着的中小企业主们的膜拜。有人称之为“柳老的大智慧”,有人表示“感谢老爷子的提醒,谨记老爷子的教诲!”

一家投资顾问公司董事长看过之后,发表了一段近两百字的心得:在商言商,这话有理……对一个成功的生意人来讲,他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在生意上更成功,持续成功。经商不丢人,赚钱不丢人。何况,适合做生意的人也不一定适合搞政治或其他营生……

“过去不会这么紧张”

在“岛民”的一片赞赏声中,站出来一位醒目的反对者。

现年62岁的王瑛,1980年代后期从体改所“下海”经商,在通信、医疗保健设备、燃气等领域担任过企业高管,目前是北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自称处于“半退休”状态,近些年她的身影更多是出现在人文、教育等领域的公益活动中。

王瑛是正和岛的第一批用户,在这个人数规模不大、整体活跃度不高的社交网站上,她算是难得的每天都会上去发帖交流的“岛民”之一。因此,她为诸多正和岛岛民们熟知,在这个两千多人的岛上拥有五百多位“岛邻”。

2013年6月16日傍晚,在等待一个饭局时,王瑛在手机上看到了那篇黄丽陆贴出的文章,“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几乎立即”在iPhone上发布了一则简短的“退岛的帖子”——“我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为了不牵连正和岛,我正式宣布退出正和岛……”

王瑛愤而退岛的原因之一,正是那句“只谈商业不谈政治”的表态。在她看来,柳传志可以不说话,但不应该“以其影响力说这种话”。

最让她在意的是,这一表态在向中小企业主扩散的过程中,伴随着互相的提点与揣摩,大家甚至开始刻意审查着彼此行为的边界。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看到,王瑛所在的一个以正和岛民为主的微信聊天群里,有人转贴了一篇谈论抗日战争国共两党表现的文章,很快就有人担忧地表示,这样的文章是否合适转发进来。

“这不过就是个大家没事聊天的群,过去不会这么紧张。”王瑛说。

正因如此,即便是半个多月后再回顾时,王瑛还是激愤到把手中的眼镜砸了一下。

“改革开放以来,因为政治表达而被处罚的企业家有几个?因为和权力勾结而获罪的企业家又有多少?为什么大家对前者噤若寒蝉,但对后者前仆后继?”采访中王瑛几次强调了这一点。

一天之后,王瑛在另一篇名为《我的“退岛”声明》的长文里写道,“我们希望国家好,正和岛好,每一个岛民安全、顺利、成功,绝不仅仅是独善其身、畏忌自保,也要有一副肩膀、一份担当。”

另一位岛民、《全球商业经典》杂志执行出品人王涌对王瑛的表态给出了认同的回复——“到今天,骨子里还是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我们都在嘲笑谭嗣同!我们都在傻笑!”

这篇两千多字文章,此后从正和岛上传到了岛外,成为近期企业界的一个热议话题。

“一起读”

黄丽陆的文章,除了向岛民们分享柳传志的发言,还谈到了正和岛的“安全性”。

黄指出,柳传志的发言也对正和岛这个社交平台“发展过程中的安全性提出了警示”。文中写道,开岛以来个别岛亲的过激言论不禁让我们捏一把汗;有些自组织做了民主化管理的尝试,很有价值,但也存在传播过程中被外部误读误解的可能。正和岛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期待岛亲们的呵护,尤其在政治安全性方面!

这段话并未点名,但在末尾@(提示其收看)给了多位正和岛的活跃用户,第一个是正和岛公司董事长刘东华,第二个就是王瑛。

在王瑛看来,黄所担忧的自组织,指向的就是王瑛发起及参与的“一起读”读书会等正和岛“部落”。在正和岛上,用户可以建立各种兴趣小组性质的“部落”。

2012年11月以来,王瑛在正和岛上发起了一个“一起读《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读书活动,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读书会。

罗伯特议事规则,是上世纪初由一位叫亨利·马丁·罗伯特的美国陆军军官所撰写,书中详细讲述了一套开会规则,涵盖了会议主持、意见表达、辩论等各个方面。这套规则在很多国家的国会辩论、法庭辩论等场合使用,而这套规则的目的,是要确保会议能实现多数人的意志、约束领袖的权力、保障各人的利益以及决策建立在充分自由辩论的基础上。

“活跃在正和岛上的,主要是一批出生时间集中在1965-1975年的新生代企业家,他们的事业已经取得一定成就,过去一心抓内部治理模式,现在他们也开始在地区性、行业性的企业家协会之类的组织里担任职务,需要掌握在公共空间内与人相处的方法。学习罗伯特议事规则,和大家的需求相符。”王瑛解释说。

在读书会的登记表上,参与者需要描述自己的“学习期望”,有人希望提高企业家素质,有人希望服务于所在地区商会工作开展,有人希望解决“开会扯不清”的问题,也有人希望“给周围的人创造程序正义的环境”。

七个多月下来,“一起读”读书会已从最初的十几个人,发展到现在已有上百名会员,其中绝大多数为正和岛岛民。

一个有趣的设计是,在一起读书的过程中,参与者通过建立读书会、设计章程、选举领导等活动,在这样一个“自组织发育”过程情境中,来实践对罗伯特议事规则的学习。读书会还请来《罗伯特议事规则》中文版译者袁天鹏,指导大家的学习和实践。

随着学习的深入,已有参与者把这套规则运用到正和岛其他部落,开始实行民主选举制度,也有参与者组织自己所在地区商会成员加入进来。一位加入一起读时“没有任何特定目的”的营销行业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读着读着觉得很有意思,现在已经把规则部分应用到了公司开会中。

针对王瑛的抗议,黄丽陆在回应中再次强调,“深感正和岛既然背负那么多岛亲们的信任,就不敢稍有闪失。”

正和岛公司方面则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黄丽陆的文章只是个人观点的分享,而“王瑛可能想多了”。

在王瑛宣布退岛之后,正和岛公司董事长刘东华在岛上发言称:我相信柳传志、马云们是有大智慧、大担当的,我也知道有使命和责任感的人们在这个社会上是有分工的。

其下属在和南方周末记者沟通时,对刘东华的话解释称,除了满足企业家群体的一般性社交需求,正和岛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促成企业家之间的商业合作,强调在商言商,是指要突出正和岛在这方面的商业价值。

很多岛民对正和岛的姿态给予了理解。一位与刘东华、王瑛两方都相识的岛民说,“正和岛把这么多企业家聚集在一个圈子里,本身就挺敏感的,在现今环境下,它作为一个商业企业,处事更谨慎些也无可厚非。”

支付宝支付捕鱼游戏

盐蒸房多少钱

捕鱼游戏客服微信